冉沙洲:习抓江不是问题 何日动手有玄机

大纪元2016年06月03日讯】进入2016年,习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虎”倒江的步子明显加快;而到了4、5月份,海内外各大媒体有关习、王要抓捕江泽民、曾庆红的消息报导,就像雪片一样从四面八方汇聚于各大网络和报刊。根据各大主流媒体的报导、消息人士的曝料及专家、学者、时评人士的分析来看,习近平、王岐山未来抓捕江泽民已经不是问题。我们还是先来看看,4、5月间,有关习、王要抓捕江泽民的重大消息有哪些。

今年4月25日,是法轮功学员“4‧25万人上访事件” 17周年。这期间,习近平的讲话最是引人关注。4月22日和23日,习近平率5名常委出席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习近平在讲话中要求“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全面提高宗教工作水准”,“更好组织和凝聚广大信教群众”; 4月24日,官方公布4名政法官员被处理的消息;4月25日,官方报导习近平对政法队伍建设做出指示,重提“5个硬要求”; 4月28日,亲习阵营媒体财新网刊登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呼吁设立平反委员会的言论。陈光中还表示,社会力量在冤案平反中的作用不可低估。去年底,财新曾接连发表《清算日》与《为什么需要真相委员会》的敏感文章,影射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等反人类罪真相将被曝光,面临清算。

上述消息,均来自中共党媒在“4‧25万人上访事件”17周年期间的报导。对此,《大纪元》4月28日发表特稿指出,习近平在今年这个特殊的“4‧25”纪念日前有几项举措意味深长。他召集全国宗教工作会议,改变江泽民的宗教镇压政策;他在政法工作会议推动法治和反腐,在政法系统惩奸除恶;他谈信访工作,说要解决好群众的利益诉求。这些开明的举措顺天意得民心,值得赞赏。

5月份,不利江泽民的报导更加密集,内容更加敏感露骨。5月22日,陆媒在报导中纪委批贪官的文章中,直接点了江泽民的名;23日,习近平到黑龙江考察江泽民堂妹江泽慧的利益地盘。当天,陆媒披露江泽民的“大内总管”王刚及江泽民堂妹江泽慧在林业系统的违规兼职; 24日,习近平登上中俄边界的黑瞎子岛。据早前报导,江泽民曾向俄罗斯出卖了半个黑瞎子岛。事实上,黑瞎子岛只是江出卖国土的一部分。习登上黑瞎子岛,再度引发人们对江泽民出卖国土罪行的关注;25日,中共军报发文称,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核心问题是犯了政治错误,触犯了政治底线。27日,官媒进一步解读“政治底线”是指“执行党的决定,保守党的秘密,永不叛党”。军报对郭、徐二案定性的升级,其实将目标指向江派政变的幕后人物曾庆红与江泽民;同日,消息人士披露,习近平听取黑龙江省高层汇报后谈及他对早年东北国企改革做法的不满,认为东北目前的困局和社会矛盾,与90年代末所进行的国企改革有关。当时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掌权。消息人士称:“地方领导听了,都不敢出声。”5月23日,上海官方公布准备对上海市交通委员会派驻纪律检查组组长,而江泽民的次子江绵康曾任上海城乡建设和交通委员会巡视员。而此前早有媒体披露,江泽民的两个儿子已被监视居住;同日,海外中文媒体披露,中共贵州省军区原副司令廖钖俊少将已于5月20日被逮捕,而廖锡俊是前中共后勤部部长廖锡龙的胞弟,据报,廖锡龙因不遗余力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镇压政策而得到江的大力提拔。等等。

从上述中共党媒的密集报导可以看出,习阵营在全面突破江泽民家族利益地盘的同时,触及了江泽民的三大核心罪行,即活摘器官、政变及卖国。这表明,倒江由原来的内部斗争转为了公开化,抓捕江泽民进入了舆论造势阶段。而据此前上海律师郑恩宠引用可靠消息曝料称,江泽民及其他的二个儿子已被监视居住;而在去年早些时候就有报导称,江泽民和曾庆红已被监视居住。事实上,江泽民和曾庆红均有一年多时间没有露面,就像被蒸发了一样。这或许可以证明,习近平、王岐山抓捕江泽民早已进入准备阶段,只是在等待着某个成熟的时机。那么,在中共六中全会及“十九大”将先后来临的这个不太长的日子里,成熟的时机何时才会出现呢?

事实上,习近平自掀起反腐“打虎”运动,一开始就把目标对准了江泽民、曾庆红;3年多以来的反腐“打虎”运动,在各个重要阶段,如抓捕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计划等江泽民重要亲信;抓捕“610”头目李东生;抓捕江绵恒的马仔戴海波、常小兵等;人民日报和习近平先后二次撰文提及“庆亲王”、“铁帽子王”及“丹书铁券”,把矛头对准江泽民、曾庆红;在司法系统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应”制度;整肃军队、政法委和公安系统;中纪委巡视组进驻上海、频繁更换上海高层领导;宣布财产公开制度,取消中共高层特权,等等,习、王一直都在不停地做铺垫,为抓捕江泽民、曾庆红制造最佳时机。但终因江泽民的“腐败治国”致使中共从上到下全面腐败而无法在短期内完成所谓“铺垫”,因而进程被拖长。其实,“铺垫”的背后,是中共党大于法、封锁讯息、禁止言论等60多年来因一系列恶政而形成的现状对习王构成的挑战,体现了中共恶政下变法的不易与改革者的艰辛。要摆脱中共因一系列恶政而形成的现状,就必须出重招,来它个釜底抽薪。进入2016年,习、王似乎调整了反腐“打虎”倒江的战略,明显加快了反腐“打虎”倒江的步子。在习、王开展的一系列针对倒江的行动中,中共党媒和亲习阵营的媒体将反腐“打虎”的靶子指向了江泽民和曾庆红,并密集地进行倒江宣传造势。

中共60多年来一直将党置于法律之上,致使法律成为摆设,加上禁止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不仅使中国大陆民众被禁锢在黑暗统治的铁幕之下,就连中共内部的官员也同样处在铁幕的阴影之下。习近平、王岐山反腐“打虎”倒江,除了勇气、铁拳,还需要智慧、谋略;而寻找时机、制造机会,也成为谋略的一部分,贯穿在习、王反腐“打虎”倒江的全程。因此,时机、节点成为习、王反腐“打虎”倒江的一个重要考量。那么,未来有哪些重大节点值得关注呢?自然是今年7月的中共北戴河秘密会议、10月的中共六中全会和明年11月的中共“十九大”。

外界关注这几个重大节点,尤其是今年10月的中共六中全会和明年11月的中共“十九大”,原因是这二个节点涉及了中共换届。习近平、王岐山自中共“十八大”上位以来,在长达3年多的时间中,不只是在进行反腐“打虎”倒江,而是将去毛化、去共产意识形态、否定文革、宣传传统文化、振兴中华民族等等,与反腐“打虎”倒江运动共同向前推进。据此,外界分析认为,习不只是要倒江,而是要彻底改变中国;倒江关系着中国的未来,意味着新中国的诞生。2016年,反腐“打虎”倒江已进入到一个关键时期,抓捕、审判江泽民和曾庆红指日可待——那么,中共还有“十九大”?所以人们普遍相信,习、王将会在2017年中共召开“十九大”之际抓捕江泽民。而笔者却以为,那似乎太遥远了,习、王抓江或许会在今年10月中共六中全会召开至2017年新年来临的这一段时间内进行。为什么会在这一段时间内动手抓江呢?让我们先来看看即将到来的中共北戴河会议。

中共北戴河会议比起中共六中全会来,虽然影响力要小一些,但它依然是习近平阵营和江泽民集团双方都看重的节点。江泽民集团在一系列政变、暗杀活动遭到破产失败、江泽民逐渐失去影响力之后,江派余孽只好利用重大会议这个节点以发动“会场政变”方式反击习近平阵营。去年的北戴河会议和今年中共两会期间,先后都被江派周永康的马仔、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和新疆自治区书记张春贤等用来发动“会场政变”。有分析认为,今年7月的北戴河会议中,处境危殆的江派现任常委刘云山及其他江派余孽,或许会联合上演一场最后的疯狂。不过,笔者以为,江派今年利用北戴河会议发动“会场政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今年7月的北戴河会议,对江泽民集团而言,或许意味着严冬季节的来临。届时。刘云山等江派余孽有可能被彻底边缘化,甚至被中纪委约谈,交代问题。原因是王岐山在习当局准备在中共高层实施“财产公开、取消特权”之后,突然祭出一个大动作,令江派猝不及防,因而有可能使江派现任常委刘云山及前任常委们再次发动“会场政变”的图谋付诸东流。

人们或许没有忘记,多日前新唐人援引港媒的消息报导称:约1,500名高官亲属被限制离境并须上报财产、护照、国籍等资料,而前中共党魁江泽民高居该名单榜首,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和张高丽也名列其中。涉及的高层还有曾庆红、李长春、贾庆林、贺国强、吴官正等前江泽民重臣。报导称,此次行动由王岐山亲自坐镇,孟建柱、赵乐际及栗战书等皆参与指挥有关行动,责成所有被限制离境、出国的家属、亲属必须在60天内书面上报有关财产、护照、国籍等资料。掐指一算,60天的期限正好卡在了北戴河会议的节点上。届时,江派现任常委刘云山、张高丽及前任常委江泽民、曾庆红、李长春、贾庆林、贺国强、吴官正等人的巨额财产来源问题,有可能成为北戴河会议的一个重要议题,因而成为习阵营、胡团派等与会高层官员攻讦的对象。可见王岐山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不仅设法杜绝江派利用北戴河会议搞“会场政变”,还置江派于被动挨打的地位。今年7月的北戴河会议,有可能成为江泽民集团全面溃败的重要节点。

王岐山祭出的限期“上报财产、护照和国籍”的大动作,实际上是把江派现任常委及前任常委一起打包,以便进行一次性围剿,从而使习近平的反腐“打虎”倒江驶入快车道,为下一步习近平组织新的领导班子,为今年10月召开中共六中全会,增加筹码,创造条件。北戴河会议后,习近平、王岐山必将会乘胜追击,一手深入反腐“打虎”倒江,不断扩大战果,为最后倒江创造条件;一手组织属于自己的全新的领导班子。习近平只有从中央到地方层层安排自己的人马,才有可能全面杜绝抓捕江泽民后出现动乱。今年10月的中共六中全会,对习近平至关重要,对中国大陆民众乃至台湾及全球华人都至关重要,因为它关系到抓捕罪大恶极的中共元凶江泽民,关系到习近平在中国大陆实现政治大变局,从而建立一个崭新的大中国。

按照中共惯例,六中全会的既定目标,是要为新一届的中共党代会成立新的领导班子,并选出新的中共最高领导人接班人。习近平要组建的新的领导班子,与中共六中全会的既定目标并不冲突。但至少有二个地方不同。首先是要将江派、毛左等全部排除在他的领导班子之外。不少境外媒体相继报导了习未来新领导班子的成员,如王沪甯、汪洋、李源潮、胡春华、孙政才、栗战书等,加上王岐山、李克强,都将是习未来政府班底的中坚力量、重要成员。因此,将习阵营、胡团派的人马安排到习的领导班底,将江派、毛左等悉数排除在外,将成为习布局今年中共六中全会的重中之重;其次是习近平一门心思组织未来政府班底,而不搞隔代立储。这一点,或许习江两派大家心里都十分明白。只可惜,江派已陷入“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经过曝光巨额财产、护照和国籍,江派大员们此刻犹如严冬之下的蛇蝎,无力动弹。哪里还有能力同习近平打下一届领导班子的卡位战呢?

习近平若能在今年10月的六中全会上顺利完成组建自己的班底,到2017年新年来临之前这段时间,整肃地方政府将成为习、王的重头戏。省一级地方政府中,上海、江苏、江西、安徽、湖南、海南、山西、东北三省、新疆等,都曾被江派染指、腐蚀,成为重灾区。不过,这些地区中,尤其是上海、山西、东北三省等地,已分别受到王岐山中纪委不同程度的整肃,剩下来的工作,只是空降新的地方领导人而已。根据近期有关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将调离上海、市长杨雄将退休的报导来分析,上海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人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北戴河会议前将会由习的亲信接替。省一级政府的整肃、调整,将关系到省、市、县三级政府一、二把手是否全部来自习近平阵营,并关系到政局是否稳定。完成了地方政府的整肃之后,抓捕江泽民的大战将开始打响。

日前,据大纪元报导称,王岐山“隐身”的40天期间,中共安徽副省长杨振超、江苏常务副省长李云峰先后落马。据陆媒报导,王岐山在“下一盘更大的棋”,甚至可能有更大的“老虎”被打被拿下。凤凰博报也证实了上述报导,称至诚大兵获悉中纪委不只拿下了两只“老虎”,只是有的“老虎”被拿下暂时还不适宜公布媒体罢了。究竟是哪个“老虎”被拿下了而暂时“不适宜公布”?是江泽民的二个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是江泽民的堂妹江泽慧?还是被称为江泽民军司、“庆亲王”或“铁帽子王”的曾庆红?不得而知。不过,从王岐山在“下一盘更大的棋”来看,这盘棋绝对是跟抓捕上述人员甚至跟抓捕江泽民本人都相关的,这预示著大战渐渐来临了,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About Jack

为你而来。
此条目发表在评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