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神州:活摘器官是江泽民一手制造的妖魔恶行

大纪元2015年09月02日讯】据海外媒体报导,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总部设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举报控告人类罪犯江泽民,并将控告书抄送现主要当政者。诉状举报了江泽民多项巨大犯罪事实,其中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江泽民涉嫌活摘杀人的巨大犯罪事实,该组织举证江泽民犯罪集团在十六的时间里,以极其野蛮的活摘杀人手段,秘密杀害了数量巨大的法轮功学员,罪恶之惨,震惊世界。而这一惊天罪恶的幕后指使者、策划者、密令者就是人类罪犯江泽民,透过“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背后,江泽民的妖魔兽行便跃然纸上。

活摘罪恶包括“活摘杀人”这个字眼,被曝光后,对人类来说,既陌生又极其可怕,觉得不可信。由于这种罪恶超出人类的道德底线和心理承受能力,又加上当局进行的非常诡秘,外界难以了解也不相信,见证者在红色恐怖中,更不敢声张。所以,当二零零零年有正义者在网上发布当局警察活摘贩卖法轮功器官的消息时,人们根本没有投以关注,甚至在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罪恶被曝光时,人们还在质疑真伪,直到人们了解了证人的证言证据,才大吃一惊相信是真的。

但是,真正叫人类震惊的不仅仅是中共活摘杀人的罪恶手段,而是被中共活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巨大的数量,由此形成的罪恶的庞大移植市场,巨大的血腥暴利链条,以及由此形成的巨大的罪恶杀人机制。

二零零六年,多位证人挺身而出举报指证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巨大罪恶,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一些非官方组织、正义人士、人权律师、作家记者等开始就此展开秘密调查和公开调查,他们都在不同的时间段出示了相应的调查结果。

据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确认: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间,中共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至少四万多个器官。

美国作家兼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屠杀》书中,以更多证据揭露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间,遭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六万五千人。

追查国际在大量的证据基础上,采用大数据实证调查、证据陈述和交叉验证的分析论证模式。对全国一千六百多位器官移植医生进行多次电话覆核覆查;对全国865家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的几十万份媒体报导、医生论文、网页备份及数据库资料进行了系统搜索与分析;以医院分类计算法、实际移植量与医院公布量的倍数计算法和电话证据印证法。推算调查结果:十六年来,被中共活摘器官而屠杀的法轮功学员远远超过以上公布的数字。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自二零零零年起,大陆各地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如雨后春笋,多如牛毛,连一些不够资质的小型、专科医院等都开始做人体器官移植。据“追查国际”对大陆医院不完全调查统计,做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八百家,完成肾移植超过十六万例,肝移植三点六万例,眼角膜移植十二万例。这些阶段性数字仅是整个中共器官移植规模的冰山一角。中共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十二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各地武警部队医院等,都在迫害法轮功之后开始或者扩大了器官移植规模。大陆因此在国内外形成“移植旅游”、“移植奇迹”,由此形成了罪恶的庞大移植市场。中国已在全世界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网,成为国际活体器官交易的中心。而供体绝大部份来自被当局活摘杀害的法轮功学员。

这个罪恶的庞大移植市场的形成,当然与其中的巨额血腥暴利有直接关系。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中国做一个肾移植需要六万多美元,肝移植十万美元,肺和心脏器官要价在十五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涨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巨额血腥暴利,可见一斑,因此,在参与活摘的军队及地方党政、六一零、公检法司、医院等之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许许多多直接间接参与活摘杀人的罪犯们,都藉此升官发财,还有的籍此加工人体标本、作人体实验、发表论文,博取了用杀人罪恶换取的功名利禄。

然而这些惊天罪恶和黑幕,都是在江泽民的密令、批示、鼓动、指使下发生的。

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国际”公布了对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的调查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这与此前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氏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为鼓动纵容手下作恶,江泽民曾有意四次会见中共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全军器官移植会议的首席顾问吴孟超,并亲笔签署命令,由中央军委特别举行大会授其所谓“模范医学专家”称号,颁发一级奖章。

不仅如此,江泽民还直接挑唆指使薄熙来(已沦为囚徒)对法轮功要“强硬”,使其在辽宁大连当政期间“开创”了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先河”,江泽民的家奴罗干、周永康(已沦为囚徒)、徐才厚(未审先病死)、郭伯雄(被查办)、王克和廖锡龙等之流则籍此样板在全国推广,使中共军队、武警、政法系统、六一零、医疗系统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结,形成规模庞大的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一条龙杀人机制,使活摘罪恶形成产业化、军事化、市场化、黑社会化。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以人类经受的酷刑而论,活摘杀人是诸多酷刑中的极刑,就罪恶而言,是人类所经历罪恶中的极恶,是妖魔兽行,其恶之极,已经远远超出人类心理承受能力。人们不明白,那些中共恶徒们,将屠刀指向善良的同胞时于心何忍?当它们听到受害者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时如何下得了手?当它们面对用杀人换来的脏钱名利时如何伸得了手?

面对这些惊天罪恶,人类不仅发问,江泽民到底是什么货色?它为什么非要置善良人于死地?它为什么非要利用中共行此大祸?当今的人类翻遍所有的犯罪心理学去探析它的内心世界,已经显得苍白无力。

民间传说江泽民是蛤蟆精转世,是个总妖头,会给中国人带来很大的灾难,坏事干尽,最终被上天惩罚,死后还得下地狱。

《江泽民其人》一书透露,江泽民元神本是个蛤蟆,“得蟾蜍之形的千年邪灵之气转生投了人胎,成为了江泽民”。

近年来,国内外人们在研究圣经《启示录》、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唐朝《推背图》等古今中外的著名预言时,发现江泽民在扮演着一个特别邪恶的角色,乃是蟾妖怪兽转世,有荼毒生灵祸乱人间的宿命,会给中国以至全世界都带来毁灭性灾难。

是妖早晚兴风作浪,是兽只会祸国殃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踏着爱国学生的鲜血窜上中共最高权位的江泽民,已经向世人初露了它的阴险毒辣面目,至九十年代后期,稳掌大权的江泽民抑制不住内心的得意和张狂,于一九九九年夏,不顾同僚们的反对,更不听众多民众的善劝,执意发动迫害虐杀法轮功善良群体的狂潮运动,私自给法轮功扣上“X教”、“恐怖份子”等帽子,制造“自焚”、“自杀”、“杀人”等谎言新闻,妖言惑万众,欺骗全世界,并发出灭绝密令及活摘毒令,虐杀残害了数百万善良百姓,给中华民族与全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将人类推向万劫不复的绝境。

万幸的是,慈悲坚强的法轮功学员,通过持续不断的讲真相反迫害,逐步在全世界清除了谎言流毒,渐渐唤醒了社会大众,挫败了江泽民与中共毁灭人类的宿命阴谋,给人类带来了希望和新生。而人类更应感恩的是,时下,法轮功学员们忍受着巨大的身心伤痛,在全球发起诉江大潮,誓将江泽民推上历史审判台,接受正义法律的严惩,清邪除妖,替天行道,让正义公道回归中原,让祥和善良复还人间。

责任编辑:高义

About Jack

为你而来。
此条目发表在评论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